(琳雪蕥視角)

我看著霧呂心想,我想變強可是都不知道怎麼變強,每次幫漾漾忙都無法變強。

 

霧月看著我說。

 

「難道你不想變強保護人嗎?

 

還是你想一輩子都被人保護」霧呂溫聲音和地說出,讓我覺得超級好誘人的一句話。

 

霧呂看著我的表情馬上微笑說著。

 

「那你就來當我的徒弟好了。」霧月語氣冷靜地說出一個震撼彈。

 

蝦咪!守世界的人連我這小小的天狐都不給我狐權嗎?我被霧月的一句話震撼到了,不知不覺突然像漾漾會腦殘了。

 

霧呂看著我的表情,突然讓我想到格里西亞要陰人的表情,等等我沒穿越到第二人生,當我在想有的沒的時霧呂直接說。

 

「妳想說的話直接寫在妳的臉上了,狐狸不是都很腹黑麻嗎?」霧呂疑惑地說完話,學姊和雪長都開口笑了。

 

誰規定我不能當腹黑的狐狸,還有我怎麼被漾漾傳染了腦殘。

 

(第三視角)

當琳雪蕥腦殘時,突然霧呂腳下出現一個法陣,眾人突然出現在正在下暴雪的冰天雪地裡面。

 

霧呂拿著雙劍,看著琳雪蕥說。

 

「最好的學習就是實戰,首先妳的屬性是火,這裡環境是冰和雪,則我的屬性冰,那麼第一課在對自己不力的環境下戰鬥。」霧呂宛如一位好老師般的口氣說完話,突然出現在琳雪蕥背後揮刀。

 

當霧呂揮完刀看著躺在地上的琳雪蕥時,馬上張開翅膀飛到天上,這時霧呂剛剛站的位址,出現了許多火係術法,琳雪蕥就在剛剛被砍的地方,沒幾公尺的突然出現。

 

琳雪蕥看著飛到空中的霧月說。

 

「霧呂老師,原世界兵法上有招叫兵不厭詐,既然環境對我不利,那麼我只能智取。」琳雪蕥冷靜的分析完敵我的況狀,不過語氣害怕的說完話。

 

霧月微笑的看著琳雪蕥,然後看著自己的幻武兵器開口說。

 

「潔白之月、救贖之夜,我是妳的主人,服從我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露妳滿月之後的神秘面紗,阿緹蜜斯,重現夜幕!」霧語氣溫柔地說完話,手中的雙劍這時便成了弓箭。

 

拉起弓弦開口說。

 

「第二課拿手範圍,空中對地面打,以遠程武器是最佳的選擇,那麼環境對自己不利,然後敵人在空中妳想追都追不到,妳要如何作戰。」霧語氣對琳雪蕥有強烈的尊重說完話後,放開弓弦時箭矢剛好飛到琳雪蕥腳邊。

 

砰了一聲,琳雪蕥就被轟飛然後趴在地上,這時琳雪蕥拿著一個寶石開口說。

 

「如果你與我有一樣的想法,那就現身吧?」琳雪蕥一說完話後,馬上昏倒。

 

(琳雪蕥視角)

這時我突然出現在埃及的神殿中,而且我面前還出現位鷹首人身的人。

 

我看著眼前的人心想,等等鷹首人身不是埃及神話中的拉嗎?

 

拉看著我然後在我腦中開口說。

 

「我是沉睡了千年之久的神祉,任何陽光、光線都是我的力量。」拉聲音沉重的對我說完話。

 

天啊!怎麼連我簽約的幻武來頭都要這樣大到不能再誇張了。

 

拉不理會我的腦殘,繼續在我腦中開口說。

 

「喚醒吾的狐狸,妳有足夠的自信能駕馭我不被我反噬嗎?」拉語氣沉重的說到關鍵字反噬。

 

反噬,我跟漾漾他們比也沒多厲害,只是知道該怎麼出手,我只是現在看起來勉強厲害,最重要的是該怎麼分析以及情報比較多。

 

拉聽完我的腦殘後開口說。

 

「狐狸妳到底是在追尋什麼。」拉好氣得說完話後,我和拉所待的空間突然變成全白的。

 

我聽著拉的話後,想了下開口說。

 

「守護我想守護的人,請您幫助我。」我意志堅定地說完話後,拉突然開口說出剛剛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拉重複完第一句話後,伸手手掌上面有我的幻武兵器,然後開口說。

 

「妳要最強大的矛,讓天下的人都必續畏懼妳,還是最強大的盾牌,讓人無法傷害妳。」拉語氣高貴的說完話,雙眼看著我的每一個小動作。

 

我聽完拉的話後,找在心中已經有正確答案了。

 

「我要的是,可以守護人的力量,所以最強大的矛和最強大的盾牌都是不我想要的。」我語氣堅定的說完話後,心中已經有構想出我想要用的武器。

 

(第三人稱)

和殘之月以及凜晨突然感覺到琳雪蕥的氣息後,專注地看著琳雪蕥,這時琳雪蕥站起來開口說。

 

「拉,於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形、溫柔和善而尊貴,陽光是你的利刃,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保護我想要守護的一切。」琳雪蕥語氣溫柔地說完話,雙手同時拿著摺扇。

 

原本正在下暴雪的環境突然出現大太陽,霧看著眼前的變化開口說。

 

「雖然這是日後的課程,不過這解答確實是個很好的答案。」霧溫柔地說完話,琳雪蕥就突然倒地不醒打呼起來。

 

凜晨拿著移動符帶著自己的帶導學妹回家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