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偶最近在寫的短文,無自創角
配對是冰玥、漾喵

本篇已放在 在御論與痞客邦以及屬於我們的特殊傳說FB粉絲專業 三個地方

-----------------------------分隔線
(漾漾視角)
「喵喵,不用哭了,大家都在妳身邊。」現在自己在離家不遠處的公園,安慰同班同學。

喵喵在我懷裡不斷哭泣抖動肩膀:「漾漾…」

外頭的滂沱大雨遮蔽的喵喵的聲音,所以後面的話也沒辦法清楚的聽到,現在又不是該詢問的時機。

我褚冥漾從來都沒有談戀愛的經驗,所以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這位同班同學。

你問我為何喵喵會變成現在這樣嗎?就讓我把時間往回一個小時前。

那時大家都在風之白園享用著喵喵這一整個星期準備的豪華料理,當初喵喵特別拜託我一定要拜學長過來。

「「「祝學長康復,大家乾杯!」」」

沒錯因為中間發生過太多事情,導致原本要幫學長舉辦的歡迎會延遲到現在。

沒想到學長會毫不猶豫地答應過來參加聚會,此時夏碎學長也瞇起眼睛享受著美食,就連西瑞與千冬歲並沒有大大出手而是互相瞪著對方不放。

當年消失的畫面,現在在此時此地再度找回來。

當年所消失的熟悉,再度回到大家身邊雖然也是有新的變化就是了,不過新的變化還是不要計較太多比較好。

學長鮮紅色的雙眼瞪著好補學弟:「夠了!你給我滾到一旁去!」

纏著學長的好補學弟被他一腳狠狠地踹倒一旁去,絲毫沒有手下留情,這果然是大家最熟悉的學長。

這個暴力紅眼殺人兔不在暴力,恐怕眼前的此人絕對會是冒牌貨,到時就要拿出米納斯好好的痛扁這個冒牌貨了。

「褚,我太久沒有打你的腦袋,你皮癢了嗎?」老大對不起!我請當我腦誤。

快速的護著頭,避免會出現重度傷害的攻擊。

你問我為何要這樣做,你知道嗎?暴怒中的學長他的破壞力是以往的n倍以上,被一個小小的紙屑打到會死人的啊!

「好了〜好了〜冰炎,醫療班也叫你最近不要做太多大力的動作。」不該說大力的動作,而是要用暴力的動作吧?

雖然有夏碎學長出聲阻止,誰也沒有把握可以壓制住這個爆走中的學長。

學長只冷哼一聲,並沒有特別多做些什麼動作。

「學長,妳覺得這些菜色如何?」喵喵非常期待學長的答案,不過這位木頭呆的學長絕對不會察覺到喵喵的心意。

套用當年想的,喵喵就算等到人老珠黃也不會得到學長的愛,感覺學長一生絕對不會去談戀愛。

學長只淡淡地給:「不錯。」這樣簡單兩個字,卻沒有多說些話給喵喵聽,雖然她還是一臉非常開心的笑容。

學長,喵喵是喜歡你才會花這麼多時間幫你準備的耶,她還特地跑回家詢問我老母如何做出許多好吃的小菜來。

「小混混!這是我要給哥的,不準給我拿!」千冬歲忽然站了起來,碗盤也都放在野餐布上。

當然另外一邊就是直接壯烈犧牲,粉身碎骨。

五色雞頭甩下手變出雞爪來:「四眼田雞今日事今日畢,大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今日本大爺要用我阿公的名聲發誓。本大爺今日要把你打成豬頭,不然大爺我誓不為人。」

西瑞你本來就不是人是隻雞,況且你不怕你阿公從墓地裡面爬起來好好教訓你這位毀害他名聲的後代子孫嗎?

或許,五色雞頭家十八代祖宗通通都不想要認這個後代吧?不管真相是什麼還是不要知道對心臟比較好。

「「輸了,不要尿褲子!」」兩位你們的默契真好啊,這次我不會衝進去擋刀的。

這次阻止這場戰局的人,先是走來拍拍兩位的肩膀:「兩位學弟,今天是慶祝亞學弟歸來,可以不要在這邊動刀動槍的打來打去嗎?」

萬歲!謝謝阿利學長,如果沒有你勸架到時我一定會被推進去擋刀的。

兩人看了一下阿利學長什麼話也沒說,就哼了一聲轉頭各自把自家的武器收了起來。

「參加這種有低賤種族餐與的聚餐,這簡直是降地高貴血緣的光榮。」摔倒王子,如果你不想參加沒有人會攔阻你的。

當然這邊唯一的例外,也開口勸人留下:「王子陛下,就你看在亞學弟的面子上留下來參加吧?」

摔倒王子只冷哼一聲,默默地找個比較遠的地方坐下來。

今日他沒跟阿利學長打起來,恐怕就是看在學長的面子上吧?至於真相是什麼,我也不敢去打聽下。

就怕到時慘招到,這位信仰炸彈超人之神的摔倒王子轟炸一番,雖然學校不會死人,我可不想要被繡上愛心或被偷走器官。

「小弟二號,就讓我們一同闖蕩江湖。」那隻五色雞頭不知跟好補學弟說些什麼怪話,不然西瑞哪會擺出勿忘影中人的動作。

只是為什麼好像忘記某個人了,那個只要出場就會讓我頭痛的人。

下一秒傳說中的抖m夜妖精出現在我面前,還露出一臉棄婦哀怨的表情看著我不放。

「請放心,我並沒有記恨您把我望乾淨的事情,身為侍奉種族,即使曾經為您燃燒過生命、而你連我都遺忘忽略,我是絕對不會在意。」哈維恩不要睜眼說瞎話啊!你分明就是在記恨,不要在用這種臉神接下去說:「身為侍奉種族沒有經過您的允許過來參與,也不會對此記恨的。」

你根本就是在記恨啊!不要在針眼說瞎話了啊!

「學長這是我親手製作的人參餅乾,學長請你嘗嘗味道。」好補學弟,拿出造型看起來不美的餅乾過來。

好補學弟的食物絕對吃不得,這是傳說中的人參追蹤信號裝置。

不過看著這位淚眼汪汪的學弟該怎麼處理才好,當眾拒絕絕對會引來公憤的就算說出真相,大家都覺得被人參經追蹤沒什麼大不了的。

對你們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對我卻是有很大的問題耶!這隻哈維恩我都沒辦法處理好,再多隻人參我乾脆狠狠地踹扁人參還比較快。

阿嬤,你的乖孫被人給帶壞了,竟然會無時無刻想著踹人這種暴力的行為。

學長瞇起眼睛露出『危』笑來,慢慢的握緊拳頭發出『喀擦〜喀擦〜』的聲音。

他再度張開雙眼鮮紅色的眼睛凶狠的瞪著:「褚,你是皮癢了嗎?需要我幫你止癢嗎?」

學長拜託你當我腦誤啊!大人有大量,你可是千年前鬼族大戰的英雄之子,就該有大人物的大量啊!

哈維恩站在我面前,表現出護主的動作來。

「請您不準對我所侍奉之主動手。」哈維恩也可以看出自己與學長之間的差距,連同態度也跟改變不少。

如果是那些反妖師派的人,絕對會是嗆人嗆到死或是讓對方死的不明不白。

「這邊好熱鬧啊〜還以為這場聚會不會出現有趣的事情。」是誰把老姊邀請來啊!你們不怕慶祝會變成找問題大會嗎?

對於老姊的出現,很多人也都楞住不知所措。

反倒是大家非常有默契地朝我這邊看過來,這次你們通通都錯了,不是我把老姊邀請過來的啊!拜託你們不要用殺人眼神看著我啊!

老姊低著頭看了我一眼:「漾漾,你明天要回去跟我好好練習下妖師一族的法術。」

「還有,老媽又說你最近又沒跟家裡聯絡了,她還提下次你回來絕對要把你的雙腿打斷。」老姊拜託你不要用明天午餐要吃什麼好的語氣說出,這種如此恐怖的事情啊!

現在可以感覺得出來未來根本是多災多難的說,我是絕對活不過明天的。

下一秒,背後還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對不起,我跟辛西亞剛剛才逃出學生會的,不小心遲到一會兒。」

回頭一望,還真的看到妖師族長白陵然帶著自家女友辛西亞來到此地。

不要說你們兩個是想要把大家給閃瞎嗎?你們絕對是想要把人給閃瞎的,還請你們兩位注意下別人吧?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提供可魯或是太陽眼鏡,不然等下就會被精靈與妖師牌閃光彈給閃瞎。

現在有點想要呼叫FFF團來個場外火力支援,不知會不會讓這兩人的閃光稍微弱一些些。

不過代價卻是我日後會天天被老姊給虐待,然也會天天跑來找我好好溝通下,這個未來絕對會是死的非常悽慘的未來。

老話一句,歹路絕對不可以走。

「玥,這個給妳。」學長你剛剛拋什麼給魔女大姊啊!千萬不要說什麼高危險的玩業啊!

現在大家都對學長拋什麼給老姊感到非常好奇,礙於這兩個人一位是史上最年輕的黑袍、一位是袍級畏懼三分的惡鬼巡司,所以大家就算是吃了豹子膽、龍膽都不會去詢問的,不然到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看夏碎學長的笑臉,好像他完全知道那個玩業是什麼。

那邊有妖師族長保護的辛西亞,拍拍褚冥玥的肩膀問:「小玥,妳何時會請大家去吃喜酒。」

「「「「喜酒!」」」」

很好大家都被嚇壞了,唯獨紫袍與黑袍都沒被嚇到,所有人徹底的被嚇了一噸。

這顆炸彈的破壞力原比核子彈還要大上n倍以上,這個人人畏懼的巡司竟然有男朋友,而且那位男朋友還敢跟他結婚。

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何方大神竟敢娶我家老姊,難道他就不怕被我姊給吃得死死的被虐待嗎?

「褚,那個大神就是我。」學長,你可以不要說今天是守世界的愚人節,所以就開這種玩笑吧?

大家都看到夏碎學長抖動著肩膀,一臉你們等下就會被嚇死。

老姊露出有趣的笑容,將真相給說出來:「我的男友就是漾漾的學長冰炎。」

「「「「「「「「「「「「什麼!」」」」」」」」」」」」

這第二顆炸藥把所有火星人炸的四分五裂,很多人都想要去逃避下現實,不想要面對這個真相。

天啊!這隻暴力紅眼殺人兔竟然是我未來的姊夫,我可以離家出走嗎?我可不想要天天被家暴。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國士無雙配絕代佳人。」最先回神的千冬歲,說出任何人不會反駁的話:「巡司與學長,你們這對佳人會是當代最知名的情侶。」

「喵喵,有急事所以先離開下。」喵喵突然拋出這句話,馬上拿出傳送陣離開這邊。

也對,知道所愛慕的男生竟然有喜歡的人,這個事情絕對會讓人內心崩潰的。

有點擔心喵喵,所以也把餐盤放好然後跟大家表達:「我去找下喵喵,很快回來。」

然後抽出一張移動符,往地上一拋。

白光這時遮蔽住我的視線,下一秒眼晴的景象再度產生變化。

現在我來到我家附近的一座公園裡,同時天上還下著滂沱大雨讓人看不清楚眼晴的景色。

不過還是可以發現那位要找的同學,正在淋著雨往庭院那邊跑去。

以上就是一小時前所發生的事情,至於要如何安慰喵喵我也真的想不太到。

「喵喵,學長跟老姊是因為個性太過於相似,所以才會喜歡上對方的。」為什麼自己就想不到好一點的話來安慰喵喵啊!褚冥漾你就只懂得在別人傷口上抹鹽嗎?

對象是學長,真的找不到適合的話安慰喵喵。

大家都知道學長對於異性來說非常的冷淡,有種在中間建築出一座厚重無法翻越的高牆。

不然學長真的有心出道,保證會是超級帥奶殺手的大帥哥。

「喵喵其實哭臉不適合妳。」自己最終說出牛頭不對馬嘴的話,因此自己也停頓下:「喵喵妳的笑容對我來說就是一個讓人著迷的太陽,不管什麼時候看到妳的笑容都會放鬆心情,妳的每一個小舉動都帶來無數美好給大家。」

……為什麼最終只能想說這樣的詞來啊!動漫中不是有很多帥氣又酷的詞嗎?為什麼自己現在全部都想不出來啊!

喵喵她現在抬著頭一邊流著眼淚,同時露出淡淡的笑容:「漾漾,你也真是的這樣去安慰女生。」

喵喵妳不要笑啊!我這個人戀愛經驗可是零啊!就算是戀愛遊戲好了,我都刷不出滿分的結局。

該如何安慰女生,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

「喵喵,該回去了大家都在等你。」說完,將雙手慢慢的放下來,然後伸出手等待喵喵的回應。

喵喵也慢慢地伸出手,然後緊緊握住我的手:「嗯,漾漾我們回去吧。」

此時外面的大雨也停止了,天空上還出現雨後天晴的彩虹。

在這之後二個月喵喵她總是在躲著大家,平常她都不來跟我們一同去吃飯、野餐、打鬧拉人逛街。

這天我們一行人中還是少了一位同伴,大家都待在教室裡面看班導與班長進行一場永遠不變的賭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該死!到底是誰打這支舊手機,這個墳場的殺豬聲永遠都改不掉。

在眾人的眼神壓力下,默默地從褲子口袋裡面拿出手機。

電話號碼顯示是喵喵的號碼,只是她為什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

「喂…」按下接聽鍵,只說出一個字馬上就被人給打斷:「漾漾,是快點來風之白園一趟。」

「馬上過去。」一說完掛完電話……呃,現在是班會課時間這樣過去沒關係嗎?

不過要怎麼跟班導…不對啦!是跟班長解釋下才對。

C部最高權力者慢慢的走到我座位旁,瞇起眼睛默默的看了我一眼。

…….呃,這下該怎麼跟班長解釋會比較好一點,不過這一刻變成自己多想無謂的事情了。

因為班長下一秒拍拍我的肩膀:「漾漾,反正班會課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你就快點去找人吧。」

得到允許後,自己就從口袋裡面抽出一張移動符。

下一秒白光遮蔽住自己的視線,再度可以看到四周的環境時,第一眼看到純白的花草樹木庭園等等的,還有喵喵穿著白色樸素卻不失優雅的小洋裝。

是說喵喵你要跟誰出去玩,為什麼會穿著這麼正式。

赫然之間,喵喵就小跑步然後墊起腳尖往我懷裡飛撲而來。

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差點就要被喵喵給壓倒在地,如果讓老姐、學長知道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喵喵,妳到底。」話還沒說完,就被她給打斷了:「漾漾我喜歡你。」

「你願意當我的男朋友嗎?」喵喵說出這句話馬上臉紅,不過她現在的笑容是認識到現在最燦爛、美麗的笑容。

臉頰可以感覺到漸漸的火熱起來,吞了一口口水後慢慢地回:「我願意。」

自己慢慢地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喵喵默默地閉起雙眼迎接幸福的吻。

這一吻,讓我忘記了時間。

在我們彼此的嘴唇分離後,喵喵再度露出可愛甜美的笑容:「漾漾,我內心中的大雨已經停止了,還出現讓人著迷的陽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