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大一
(漾漾視角)
四周傳來鳥叫、蟲鳴聲讓人無法好好睡一個大叫,只能非常無奈地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象。

啥!我明明是在黑館睡覺為何會跑到叢林裡面了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慢慢地站了起來然後低頭看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結果當場石化不知要說什麼才好,你問我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

你給我一醒來發現自己穿著可愛又萌的藍色女僕裝看看,搞不好你也會當場石化不知要說什麼才好,至於會突然這樣不用多說大家也都知道兇手到底是誰。

扇董事!妳到底在搞什麼玩業啊!

「漾漾?」背後突然傳來自家女友的疑問聲,為何雪蕥會對我使用疑問句。

答案下一秒就知道,眼前突然瞄到一絲黑色的長秀髮。

該不會!我被扇董事惡整成不但穿女僕裝還變成長髮了吧?千萬不要告訴我這個預感是真的。

回頭一看,發現自家女友當場臉紅背後也放出小花來:「漾漾好可愛喔〜」

雪蕥我是男生耶!不是女生耶!

還有為何雪蕥妳手中會突然出現專業的相機啊?還有請妳不要一直換角度換位置拍照嗎?

「雪蕥可以不要拍照嗎?」對於自家女友這個舉動已經感到無奈了,為了拉開她的注意力補上:「還有妳從哪邊拿出專業攝影師的相機。」

「我只是想要拍下...」她沒說出想要拍什麼,其實後面那一句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換句話說這個邊只要心想就會事成...呃,那麼我希望可以換回男生的衣服,現在可不想要穿女僕裝。

這個想法一出,隔了一秒就一秒卻遲遲無法發生變化。

.......

...這倒地是怎麼一回事啊!為何我的衣服無法喚回原本的衣服啊!

或許雪蕥猜到我在想什麼,歪了一下頭開始沉思。

下一秒她右手掌朝上左手握成拳頭往下一敲:「我懂了!這邊絕對是夢境裡面,而且這個夢境的主人就是漾漾。」

雪蕥妳這樣說很矛盾耶!如果是我的夢境為何我就無法實現我的願望,理論上來說絕對可以實現換回男裝的願望。

「扇董事絕對加了些什麼限制在裡面。」原來如此!雪蕥妳該不會是利用契約的力量找到真相吧?

那個限制到底是什麼啊?不要跟我說是夢境的主人願望無法實現,如果是這樣的話超想要去痛扁扇董事一頓的。

那麼我該怎麼解除這尷尬的情況。

下一秒,我身上的衣服就換成帥氣無比的黑色執事裝,至於雪蕥的衣服便是我剛剛穿的女僕裝。

好可愛喔,雪蕥穿那件衣服露出耳朵與尾巴好可愛喔,可愛到都會想要主動摸下去。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伸出手溫柔摸著女友的頭:「雪蕥妳這樣穿好可愛、好萌喔〜都讓我想要拿相機拍下來。」

「謝謝主人您的稱讚,請問您是否需要我的服務。」雪蕥妳是無聊跟著入戲一下嗎?

就在想要詢問的時候,突然外頭傳來:「吾等代表五色女王傳達聖旨,今日起不符合女王國家的色彩、服裝通通處與車裂之刑。」

…….

…五色雞頭!不要給我來破壞氣氛啊!

……等等!我怎麼好像漏了一個關鍵的詞,五色女王這個詞前面兩個字改成紅心的話。

扇董事!不要給人惡搞地球小孩童年美好童話故事啊!不要給我惡搞愛麗絲夢遊仙境啊!

「那是叛亂軍的瘋帽子,大家快上啊!」沒多久附近的人傳來怒吼聲,下一秒就傳來:「紅心傑克大人被打敗了,大家快逃啊!」

……

看來那個瘋帽子絕對是火星人,而且還是我所認識的火星人。

可以在短時間內屠殺掉紙牌僕人外加上紅心傑克的話,大概瘋帽子絕對是自己所認識的某位黑袍擔任。

要論屠殺性的破壞力來說話,第一名絕對是學長與九瀾、奴勒麗等敵我不分的黑袍,至於雪蕥是乖乖牌的黑袍不會來個敵我不分消滅。

「褚,你在繼續腦殘看看如何啊?」往那邊的草叢一看,還真的看到學長帶著一頂怪異的帽子。

看來學長是扮演瘋帽子這個角色,還是不要去把學長給惹火比較好一點,不然會死的不明不白。

只是為何雪蕥妳手中會拿出軒轅劍來,而且還是台灣國產的軒X劍這款遊戲裡面的劍。

學長瞄著我女友手中的神劍:「在褚的夢境中,任何物品絕對會擁有原本的威力,就算是不存在之物也是一樣。」

換句話說,雪蕥揮著最強之劍也是有可能跟學長打成平手。

……呃,這個可能性很低,學長絕對也會造換出兩把軒轅劍來跟雪蕥對打的,三把最強之劍互相砍著對方不知是誰會勝。

「冥漾哥你跟雪蕥姊就到一旁約會如何。」小風不知何從我旁邊出現,而且還是突然憑空出現。

等等!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有隻貓名叫柴郡貓,他整天都是露出笑容神出鬼沒的設定。

看來我家的使役小風就是飾演柴郡貓。

只是為何小風手中的寶劍很像仙劍X俠傳參裡面的鎮妖劍與魔劍,該不會大家也都發現雪蕥所發現的事情吧?

「是啊,漾漾你跟雪雪一邊戰鬥一邊放閃,大家很難認真的打怪。」喵喵穿著老鼠裝跳出來勸人。

看來這為愛貓的同學現在扮演睡鼠這個角色,難道大家都不會想要去換下角色嗎?

對於小風與喵喵的要求,自己也說出一個答案:「恭敬不如從命。」

「我會帶雪蕥去別的地方玩。」學長並沒有特別多說什麼,而是拿出自己的長槍往回走。

另外兩人並沒有特別多說什麼,反倒是拿著自家兵器往回走。

不用多久的時間便可以聽到那邊傳來大量的廝殺聲與叫囂聲以及哀號聲,看來這附近已經徹底地變成戰場。

還是快點離開這附近比較好,不然到時就要被捲入戰火當中。

「五色女王即將駕到,各方之人速速跪下行禮。」不遠處還傳來令人火大的聲音,五色雞頭不要在給人惡搞童話了。

自己馬上抱起自家女友往反方向用力一跑,不知跑了多久四周吵鬧的聲音漸漸越來越小,取而代之的卻是肚子咕囉咕囉的叫聲。

好像跑了很久讓肚子餓了起來,現在要怎麼辦才好。

「漾漾,放我下來。」被我用公主抱的雪蕥,臉頰紅潤起來提醒人:「我可以馬上煮出一手好料來。」

慢慢放下自家女友後,一秒鐘後眼前就出現所有廚具跟食材樣樣俱全的地方,看來雪蕥剛剛許的願就是這個。

然後她露出開心的笑容拿起菜刀開始料理。

沒多久眼前就出現滿漢大餐,感覺在這場夢境結束後就會被自家女友整整養胖三圈,怎麼感覺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拿起叉子吃了第一口義大利麵後,轉頭看著旁邊的雪蕥。

她的臉上浮現期待這兩個字,恐怕是想要知道這次的料理我到底喜不喜歡,還是稍微對他惡作劇下好了。

「味道普普通通。」這話一出,雪蕥的耳朵失望的垂了起來。

自己默默地伸出手扣住她嬌好的下巴:「因為這道料理沒有現在的雪蕥來的甜美。」

一說完,不給她反應的時間直接霸王硬上弓的強吻雪蕥,舌頭伸出她嘴內不斷剝奪她的氧氣。

她的臉頰一瞬間變得比蘋果還要紅,快要比太陽還要紅潤。

「雪蕥妳還要嗎?」隔了五分鐘後,我們兩人嘴唇分離開來對自己的女友提出這項問題。

她的頭頂也冒出一絲絲的白煙來,或許腦袋可能過熱了。

「嗯…」雪蕥的答覆就可以知道她還在狀況外,下一秒她臉紅無比的回:「等等!」

「來不及了。」自己用這樣一句話打消她想要反抗的念頭,默默地伸出雙手將她抱入懷裏。

再次緩慢地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左手順著雪蕥的背往上的摸直到後腦勺那邊為止。

彼此的嘴唇緊緊的黏在一起,我們的舌頭都互相纏繞著對方的舌頭不放。

原來雪蕥妳也打算這樣做啊,該不會你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

雪蕥的天藍色雙眼漸漸地散發出柔媚的光芒,她的身體也越來越配合我的一舉一動。

……

…雪蕥妳是狐狸的本能覺醒嗎?為何會這樣配合我。

對於這個疑問自己也多思考些什麼,我確實是私心想要報復下雪蕥剛剛狂拍我穿女裝的事情。

為何會有一種感覺,如果在這個夢境中只要有心就可以推倒現在的雪蕥。

「嗯…嗚…嗚….嗚!」想法跑到不該想的地方時,突然間聽到她的微弱聲響。

心裡有點不甘心的拉開彼此嘴唇之間的距離,看著她臉頰已經到不能用言語形容的紅潤,大口又大口的呼吸吐氣。

不過雙手現在都可以感覺到女友的重量,好像只要一旦放手她就會直接倒在地上。

「雪蕥要不要再來一次?」這次還是稍微溫柔點好了,不然自家女友早上絕對會臉紅無比。

她的回應是:「嗯。」這樣一個字。

於是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誰敢去打聽我會用妖師的心語讓那位人士有段好玩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