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大一
(漾漾視角)
我是Atlantis大一新生,現在正在面臨人生中比鬼族大戰更困難的超級大挑戰,你問我為何要這樣說。

這要怎麼解釋才好,「雪蕥姊只是叫人痛扁他一頓太便宜了,乾脆就讓我帶頭去把他整到連窩在家裡都不敢窩。」

我的好友、女友、使役、認識的學長姐老師們,集體在風之白園上演一出陰謀論。

至於會變成這樣就是因為昨日跑回地球買點心巧遇何政,反正當時我就是不理他結果讓這人找到機會毀掉我買的點心,雖然最後沒有成功就是了。

他刻意用一臉欠扁樣看著我,所以當時自己就對他下下一些無傷大雅的詛咒。

例如走在路上會被鳥屎襲擊、會有惡犬對他小便還有遇到飛車搶匪等等的詛咒,下一秒全部通通時間。

何政不只是被一隻鳥給襲擊,而是三百多隻鴿子集體發動地圖式全方位轟炸。

結果不知何政是不是有得罪人,在他想要找我算帳時我已經用幻術躲起來,看他馬路走到一半時,有台肥水車好像有什麼問題結果翻車,所有肥水通通灑到他身上。

「對啊!雪雪那人都在這樣欺負漾漾,我們因該下手在狠一點。」喵喵妳該不會想把何政帶來守世界,然後把它種在土裡面然後再讓蘇亞扒出來再埋回去吧?

喵喵請妳不要把妳家的貓王帶壞啊!

幸好這邊還有人有良心,那就是我的女友雪蕥:「喵喵這樣太狠了吧?既然要報復就來葛無傷大雅會讓他丟點的方法。」

「竟然欺負我班上的同學,看來有必要讓他知道,褚冥漾是誰在罩的。」班長妳這個很像黑社會的發言,或許黑社會也比過不過妳們這些火星人。

學長拜託你不要看戲了,請你快點阻止這票火星人啊!

現在最頭痛的是那個好補學弟或哈維恩跑去找何政他麻煩,只是上個月網路有謠傳某某大學的學生突然失蹤,這個月在某地方被發現全身上下都是嚴重的毆打、金屬物打出來的痕跡,就連火燒傷通通都有。

目前台灣的警察對此只能用謎案來終結,不過我嚴重分析那個學生一定是得罪公會的袍級……等等!公會的袍級,一想到這點就看著小風或雪蕥兩人。

不!這也有可能是別人做出來的,誰能保證公會裏面沒有其他狐族的匏即存在。

「您覺得那樣做太便宜那人嗎?」哈維恩你不說出來還好,你一說現在可以懷疑介入的袍級是誰了。

小風是選擇親自動手不留下任何痕跡,大概跑去幫你的人恐怕會是老姊。

題外話,雖然那人相關新聞的後續,大致上都是傳出他以前做過什麼不良的事,一件一件通通被舉發出來,最終導致被退學連原本工作的地方也被開除。

只是為什麼那個店好像跟班級股東會旗下的財產一致,不要說是雪蕥妳把他給開除的。

自家女友露出淡淡的笑容:「是我叫人把他開除,另外歐蘿姮也把他所有打工賺來的錢還有存下來的零用錢通通騙走。」

「順便讓他欠下一大屁股永遠還不完的巨額欠債。」班長請妳放過小小的地球人啊!

學長大神拜託你不要在看戲了,不然明年的今天會是國中某位同學的忌日啊!

老大他瞪了我一眼,慢慢地張開嘴:「褚,那種人不用去理會。」

老大我當然不想要去理會他,只是不希望明年變成何政的忌日,現在我這邊還有反妖師派的人要去處理。

「妖師,你竟敢帶頭討論如何毀滅世界,就讓我為世人…」反妖師派的雜兵還沒說完,就先被小風與雪蕥各放一到法術轟飛。

下一秒,四周還出現大量的反妖師派成員。

「葉露,我們好像太久沒立下威嚴了。」雪蕥妳可以不要用天使般的笑容,說著這種恐怖的話嗎?

還有小風請妳不要接下去啊!

結果自家使役沒有理會我的表情,也笑笑的回應:「雪蕥姊,今天乾脆就將他們剁成肉醬如何?」

……..

…算了,這次我懶得管了,如果有其他人想要順手去將這些反妖師派的人教訓一頓,我也懶得去管了。

「褚夫人,這種程度的廢物不需要讓您出手。」哈維恩說完話,雙手馬上甩出各一把刀來。

話說回來,那時企圖對我不力的公會袍級,最終見到背景都變成火焰的雪蕥還有我家使役磨刀霍霍的畫面,直接下到當場尿褲子然後非常丟點的方式逃命。

後來聽說丟臉排行榜,目前還是維持第一名不變。

由於被那種丟臉的方式處理掉、甩開、任務失敗等等原因,目前正在被老姊狠狠的欺壓當中,或許他們只會剩下半條命回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如往常反妖師派連台詞都來不及唸,直接被哈維恩給秒殺掉。

「「「「好討厭的感覺啊!」」」」喂喂!請你們付版權費給神奇X貝的公司啊!那根本就是火箭隊招牌台詞。

話說回來,為什麼公會都不敢對我或夏碎學長給予任何審判,最終他們也只對夏碎學長記過。

對於這點,雪雅露出稍微嚴肅的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該不會!雪蕥妳利用天狐族的勢力順便利用我們的人脈,集中出強烈的聯軍壓迫對付公會吧?

「我只是跟風清讕還有霧呂老師說下。」跟這兩人說,雪蕥妳是要讓公會頭報痛嗎?

下一秒,她果真說出很恐怖的事情:「霧呂老師教過的、認識的袍級都在同一天威脅,如果高層敢對你們兩人怎麼樣,他們就會當場退袍並且叛變。」

........

....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風清讕姊則是說,她會動用外區的軍隊好好地給公會無傷大雅,卻會讓所有袍級拚了命加班的惡作劇出來。」

連歐蘿姮也接著說:「敢對我班上的同學不利,我會讓他們見識下何謂歐蘿姮.蘇.凱文的處理方式。」

這個處理方式絕對會讓公會高層叫苦連天。

現在連西瑞也跟著表明:「哼哼!輸人不輸陣,大爺我調動我能調動的人手,天天跑去蓋公會高層布袋。」

我就知道,最近公會正在謠傳,妖師放任下屬蓄意不分青紅皂白對公會每個人亂蓋布袋毆打一頓。

果然兇手就是這隻五色雞頭,你連這樣做會帶來的後遺症到底知不知道啊!

「醫療班同樣也施壓,那時大家集體抗議說如果高層想要處置漾漾,我們醫療班將會集體罷工再也不治療傷患,畢竟漾漾可是最乖的黑袍代表。」喵喵,妳可以不用舉手說出這麼恐怖的話來嗎?

千冬歲也跟著推下黑色鏡框:「他們想到對哥還有漾漾不利,那麼就等著與神諭之所全方面結仇。」

.......

...我的同學們真的都是黑色會的代表,可憐的公會高層遇到這樣亂七八糟的施壓,最終也只能默默地吞下這一整個苦單。

千萬不要說,班長你還趁機好好敲詐一筆。

「那時賺的好兇喔〜老師我口袋都塞得滿滿的,沒想到那群老不死的既然私藏那麼多寶物。」...呃,我果然不該這麼想的,沒想到一想就成真還有班導,你不要說一天就全部賭輸了。

對於今天都還沒插嘴的學長,露出非常恐怖的笑容:「那些人現在還被迫沒褲子、衣服穿。」

......一句話千萬不要得罪火星人啊!特別是後台超級硬的火星人絕對不能夠得罪,還有我不是火星人,我是地球人啊!

為了不要讓自己表情太過於明顯,所以默默地從褲子口袋裡拿出手機上下臉書。

下一秒看到何政做出一定程度的囂張貼出來...呃,同學你不怕的罪這些這些火星人嗎?

如果雪蕥看到的話,她一定會更加好好認真思考要如何整你的。

「看來,那人沒得到教訓。」雪蕥那出手機大概跟我一樣事上臉書,還把手機轉交給她旁邊的雪夢學姊。

一個接著一個,很快地在場火星人都把臉書上那貼通通看過一遍。

現在連安因背後的黑氣都出來,甚至賽塔的笑容也變得腹黑起來,阿利學長、玄音學長等人的笑容更加危險。

如果讓然還是老姊看到,可以保證何政絕對不會有任何好下場。

到時還是丟些任務給大家好了,不然就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這票火星人。

「大家怎麼了?」我是不是太想然了,不然為什麼現在都可以聽到他的聲音。

回頭一看,還真的看到然出現在這邊。

慘了!如果然也出手,我絕對沒有辦法可以阻止這票火星人的,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啊!

然的笑容一臉人畜無害,慢慢的走來這邊然後從喵喵手中接下雪蕥的手機。

下一秒,他的笑容漸漸地出現黑氣,隨時都可以變成阿修羅危害世人...絕對不是!毀滅世界的那種,而是要讓某人下輩子過的凄慘無比的笑容。

「喔〜有人欺負狗不看主人。」何政這次就算是大羅神仙降靈,可能也就不了你了。

這次竟然連老姊都參加了,不知是誰帶頭喊出這一句:「大家一起去教訓那人。」

於是這票火星人浩浩蕩蕩的出征,只留下我與學長兩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