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視角)

土著被種入牆裡不就,房間內傳來劇烈的震動。

地震啊!要快點躲到柱子下面才行!

「給我冷靜!」死神大人冷冷地瞪著我,叫人冷靜下來。

難道你要跟我說,這個地震只是有靈異類的超級怪房子在跳動所造成的嗎?

下一秒一個接著一個水泥製的方塊從窗戶邊跳了過去,那些方塊每跳一次就會造成強烈的震動。

…….

如果今天可以活著回去,自己一定要去買樂透今天搞報好買了會中頭獎。

「同學,你可以不要學冰炎殿下每次都這樣對人。」土著將自己從牆壁裡拔出來,還不斷碎碎念:「為了美麗的人,就算上刀山下油鍋,我也在所不辭。」

……請不要放棄治療。

土著回過神看了我一眼:「同學你錯過入學典禮,至少要到教室逛逛。」

我有沒有聽錯,死神學校的教室竟然會活潑亂跳,不要說你們保健室的大門會吃人,飲水機會啃人頭之類的。

「啪!」聲響起,我欲哭無淚地蹲在地傷,無奈地抬頭看了打我的兇手。

兇手還一臉這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道:「少給我腦殘!你希望這邊是死神學校,那麼你要我天天讓你……」

這是學校霸凌啊!哪邊可以投訴啊!…等等!死神學校根本沒有地方可以投訴啊!

「冰與炎的殿下,讓我幫學弟忙吧?」一道愛睏的聲音出現。

被稱為殿下的人只是冷哼一聲走到一旁,讓那位留著金色長髮的慢慢地走過來。

那位先生才一說完就打哈欠,死神與土著臉上明確寫著『你又來了。』四字。

下一秒,我的頭上又出現一個包包。

兇手鮮紅色雙眼狠狠的瞪著我:「少給我腦殘!」

「鳳晏就麻煩你了,我還有是要先去查。」死神一說完,直接馬上離開這邊。

被死神叫做鳳晏的人聽到後,一臉我好想睡覺可以不要把麻煩丟給我。

那邊的土著還補上一句:「鳳晏你現在幫我復活學生,還是送這位可愛的小朋友過去教室。」

下一秒,自己本能反應抓起棉被,往土著身上一掃。

「碰!」聲響起,土著再度被種入牆裡面。

「君河,對輔長出手可以不要那麼重嗎?」知道我前世身分的人,就只有相關人員或者黃帝陛下。

等等!鳳晏這個名字,如果把姓換成杜的話…杜晏!難道他是杜大哥。

「你是杜大哥!」該不會我們大家都會在守世界集合完畢,該不會海棠也會是我的同班同學吧?

杜大哥半瞇著眼睛:「君河你演戲演得太入迷,冰與炎的殿下恐怕已經發覺怪事。」

…….大不了!向黃帝陛下求救。

還有我有演的太怪嗎?盡可能不要去想到不該想的,完全裝做什麼都不懂的新手,就算力氣大也可以當作先天能力。

再度說一次,現代人體力都比不過東漢末年的人。

呂布就算被逼到快要死掉,他可是一頭垂死針扎的餓虎,一個不小心就換變成自己被殺掉。

「杜大哥,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說真的,那個人的情報網,我這邊也沒有詳細的解說。

他的情報網跟他的身分一樣都是謎,協會也有謠言這樣說他的情報網來自無殿那邊。

只是這個謠言太過缺乏證據,最終也只能當作飯後話題。

就算我的情報是協會的最高機密,也要小心冰與炎的殿下可以打聽到。

「君河會有貴人幫忙。」杜大哥一如往常的賣關子,就算想要問恐怕也問不到貴人是誰。

下一秒杜大哥突然轉移話題:「褚學弟,這裡是Atlantis學院。」

杜大哥一說完,旁邊就出現一個傳送陣。

不到幾秒的時間被稱為冰與炎的殿下的死神再度出現在我面前,只是他臉色非常冷酷地瞪我。

死神不是說有事要辦,要把我交給別人去處理嗎?為什麼會突然跑回來這邊?

「褚學弟我叫做鳳晏,你可以叫我鳳大哥。」鳳大哥伸出友情隻手。

原先想要握手結果沒握成,你問我為什麼要這樣說。

原因很簡單,死神不理會什麼叫做交友的事情,直接硬拉著我的衣領往門外走。

「你因該理解這邊是哪。」死神拋下這個問題給我。

這邊不就是死神學校嗎?不然還會是什麼,不要說是模特兒學校、音樂學校、藝術學校之類的。

下一秒我又被巴頭了,死神大人請你不要玩把不起妹妹就巴頭的遊戲。

「巴你妹啊!」死神大人已經滿臉青筋,即將火山大爆發。

他鮮紅色的雙眼繼續瞪我:「atlantis學院是異能者學院!你給我去修精神科,先把自己的腦袋醫好。」

「褚學弟的腦袋、精神沒問題,是因為他是原世界的人。」鳳大哥一邊打哈欠地說著,不理會死神的眼神。

然後他補充上一句:「如果這樣打,我以醫療班的人員保證,很快就會打出問題。」

這不用醫生開證明這已經最基本的常識,如果蓄意打腦袋可能會造成腦震盪以及許多相關問題。

眼前的死神確定不是死神,反而是暴力人類學長。

「你剛剛說誰是暴力人類啊?」…呃,學長抱歉當我誤,是暴力紅眼殺人兔。

…慘了!為什麼學長會給我這麼嚴重的兔子印象。

「喔〜看來你已經知道會有什麼下場了。」學長這樣的說著,露出『危』笑狠狠的瞪著我。

為了自己的小命好,想到一件事情:「為什麼要撞火車頭,才能進學校?」

說完雙手就護住頭以防遭到暴力對待。

「校門口就放在火車前面,每天只有三個班次,錯過了你也不用來了。」學長你放心,我一定會錯過的。

為了自己的小命好,我還寧願重新去考高中,也不在這所火星學校就讀。

那邊的鳳大哥還補充一句:「上次還放在飛機頭上,當年醫療班的成員都必須天天加班,不然就會有很多學生要曠兩年的課。」

……

我要退學啊!我不要在這所學校玩命啊!

這裡根本不是人類待的地方啊!學長也不是人類啊!他是傳說中的火星人之王啊!

「碰!」聲響起,我再度被巴頭。

兇手瞪著我說:「你在給我想亂七八糟的玩業看看!」

則一旁的鳳大哥走來我身邊,然後伸出手拍拍我的肩膀:「褚學弟,你就當你跑來奇幻世界裡面就好了。」

奇幻世界…類似哈X波特還是魔戒的世界嗎?

可是這邊一點都不像,前者的學校不至於像這裡必須要玩命,還有個會暴力對待晚輩的火星人。

…!學長!當我腦誤!我不會亂想的!

學長將左手高高舉起,準備我往的腦袋一揍。

「褚學弟,我會定期幫你追蹤腦袋狀況。」鳳大哥一說完,直接躺進病床裡面。

…….阿嬤妳的乖孫要被火星人給打扁了。

現在還可以看到阿嬤在對岸對著我揮手,要我快點過去孝順。

保健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來,門外傳來濃濃的血腥味,還有一個人影瞬間進來將門關起。

速度快到只有一秒鐘,額且所有動作都一口氣內做完。

進來的人是、是、是撞火車的學姊,為什麼她會平安無事地在這邊出現。

…我是被打到暫時失憶嗎?剛才學長有提到,校門口放在火車上,這時可以參考哈X波特的設定。

必須撞指定的柱子才能夠進入火車站,那麼這個設定套用在這邊的話…必須撞指定的火車頭才能夠進來學校。

「正確解答,只是花太多時間想。」學長給我一個評價,看著進來的學姊說:「庚。」

學姊禮貌的點點頭,看著我露出一個漂亮的笑容:「學弟,又見面了。」

「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校裡哪邊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這可不是客套話喔。」學姊的聲音充滿聽了讓人著迷。

此刻自己也點了一點頭,很少女生會這樣地跟我說話,大家都因為我衰都不跟我輕聲細語,連老師也被嚇到躲到遠遠的。

好想讓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老姊根本就是可以跟惡鬼畫上等號的魔女。

旁邊的學長看了我一眼冷哼:「庚,跑出來了。」

他還抬起自己的右手指著眼睛,似乎在示意什麼事情的樣子。

注意到這個暗示,學姊遮住自己的眼睛露出尷尬的笑容,學長不要破壞別人的美夢啊!

就算學姊眼角看到不明的綠色,可以不要這樣破壞別人的美夢嗎?

「我是來說一聲,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外了,輔長請不要繼續窩在牆裡。」學姊對著,在牆中昏迷的人這樣說。

外面排隊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邊保健室非常搶手嗎?

…等等!依照剛才所看到的,還有學長的暴力…呃,當我腦誤會,為了自己的小命好,只能改變下用詞。

剛剛說到哪了?對了!是所看到的還有學長的習慣,看來外面排隊的恐怕會是屍體。

「鳳晏你不快起床,我要請御陽過來幫忙。」學長對躺在病床上的鳳大哥這樣威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