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視角)

時間飛快地來到新生訓練的當天,在這之前我天天都被老姊好好練習二刀流。

 

自己前世認識的人就只有,義女蜜兒才使用二刀流更正下二雞腿流,好像變得更加奇怪的解說了。

 

等下就故意不跳火車,這樣才能假裝自己是完全都不懂的新手。

 

大清早的車站人本來就少到可憐,包含我在內期有三個人而已,況且這還是一個小車站。

 

果然是要挑選人煙稀少的地方跳車我靠!上次我還跑去處理過幾個亂跳飛機頭的人。

 

那些人後來好像是後來被抓去偵查係那邊拷問了下場的話,協會公認千萬不要去偵查系那邊聊解他們拷問的手段。

 

自己打聽到的消息是,幾乎被打的很淒慘無比。

 

這是從懷淵那邊得來的,他前世從小跟我在皇宮長大的好友。

 

他轉世後年紀必的比我還要大,也理所當然地變成大哥。

 

今年他正是大學畢業就醫,至於他為什麼會獲得偵查系資格這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題外話,我曾經拿到SSS級資格,不曉得可以免費使用情報系統,打著會被抓到的可能性黑進去過。

 

不但沒有被抓到,還被偵查系的人抓去做志工。

 

工作內容為定期黑進去情報系統,讓他們尋找防火牆得缺失,以免被聯合公會情報班給黑進去。

 

「同學,你要去參加新生訓練嗎?」被我給忽略得漂亮的大姊,朝我這邊走來詢問。

 

懷淵給我情報說,這位大姊名叫庚,被協會公認是目前蛇眼的傳人。

 

「妳怎麼知道!」這是裝作新手的第一步,同時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大學部的學姊庚指著我手上的牛皮紙袋解釋。

 

「我也正在就讀。」只見她的眼睛透露出一潭深水的顏色,這會不會是傳說中的蛇眼。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會用蛇眼的人,以前聽說會蛇眼的人都是隱士之人想遇到都遇不到。

 

看來Atlantis學院,果然是臥虎藏龍也要提防有人會認出我的真面目。

 

「學園裡可以從高中直升大學,以後也多多指教囉,學弟。」學姊可能以為我是在發呆,說出這個說明來。

 

看來這三年會特別有趣了。

 

還有一種預感,大夥都會在守世界全員到齊。

 

「對不起!請問下我遲到了嗎?」這次的聲音並非我或是庚學姊的聲音,而是好像在哪個地方有聽過卻想不起來。

 

轉頭一看,發現一個有著柔軟的黑色、美麗的黑色雙瞳的女生。

 

而且她的年紀還跟我一樣,只是她身上帶著許多火系的符咒或是其他火系輔佐物品。

 

「同學、學姊早安,我叫公孫糖,大家都會叫我小糖。」….好有趣的名字,只是她的糖因該是指糖果的糖。

 

如果是海棠的棠該有多好,公孫這個姓好像在哪邊有聽過的樣子。

 

學姊笑笑的看著我們兩人,還指著我的牛皮紙袋便對於學院的事情開始簡單說下。

 

「將裡面的安全手冊都看過一遍了嗎?」其實要裝新手,當然早就看過三分之一了。

 

看完後只有一個想法,有天真的受不了那位扇董事,我一定不會顧解放我身為應龍擁有的神力了啊!

 

就算會對身體造成強烈的副作用還會讓肉體崩壞,我也要讓那位扇董事到冥王星一遊。

 

賭上黃帝陛下、應龍、楚歌、龍還有我褚冥漾之名。

 

「車來了,快點跟好,不要走失了。」學姊與公孫糖同學,兩人抓著自己的背包往月台邊緣衝去。

 

果然是要撞火車進學院。

 

我也慢慢地跟著過去,不只要慢還要裝作愣住的反應才行。

 

這班部會靠站的火車越來越近,學姊還有同學兩人都已經準備要跳下去。

 

學姊回頭看我,臉上很明確寫著『我為什麼不隨她們一起跳下來。』,這樣因該可以吧?

 

「龍,你想要去跟無殿的扇溝通請快一點!」可能已經受夠扇董事亂來的習慣,雲長兄終於使用千里傳音到我腦海中。

 

其實找黃帝陛下也行呃,還是說關公你要我們這些當學生的去教訓董事嗎?

 

「關謀有天會拿關刀去跟她溝通下。」由於現在流行講白話文,許多的諸神或是鬼差都已經會用白話文了。

 

上次見到雲長兄,是看到他的分身穿著很昂貴的西裝,在某家大型公司擔任主管及高層。

 

「太過頭,我會揪團邀請黃帝陛下旗下所有將領出手。」這句話也包含要找姬軒等人來。

 

對了!剛剛那句話是我用千里傳音的回覆。

 

上一次撞飛機事件,聽說雲長兄差點要大舉調動天兵天將去圍毆無殿的扇董事了。

 

那段時間真的讓不少神佛的分身疲累起來,就連協會都還對聯合公會提出最高等級的抗議。

 

抗議內容好像有搶奪醫療班的資源、玩黑客戰術、搶袍級生意等,外加上和平條約改變。

 

和平條約基於各種族歷史因素關聯,無法正式簽下結盟的條約。

 

後來聯合公會將關於無殿扇董事惹出來的事情,通通由公會自行負責處理。

 

公會最強的項目就是兩人一組的單兵戰,則協會則是以團體戰聞名兩個世界。

 

就算是黑袍組成的兩人小隊,未必可以成功拿下協會的勁旅還有可能會身受重傷。

 

雙方正面一戰難分勝負,最後還會便宜鬼族或是蚩尤的殘黨。

 

此刻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拿起這個可疑的手機後「喂、喂」這樣作為接通後的開頭。

 

會不會是手機的主人,如果是我一定要還回去。

 

不然自己真的會沒有隱私權。

 

「你怎麼沒有跟著撞車。」不知道真相,聽到的人一定會以為是自殺電話。

 

要不要裝呆呆,然後尖叫哀還起來。

 

這樣會不會太假了,還是假裝鎮定罵人。

 

「我睡晚了,叫朋友順便繞過去把你接過來,你居然沒跟著跳!」正常人現在不是冷經的聽關公的抗議,而是報警然後把這件事情弄到新聞上。

 

接著會讓聯合公會出來處理這件事情。

 

那一端的人可能沒什麼耐心丟下這一句話:「算了,我過去接你,給我呆在原地不准亂跑!」

 

手機馬上就被掛斷,然後過了幾分鐘的時間。

 

「是誰!」注意到背後怪怪的,我立馬學茂x吾郎拿著很厚重的學生自保手冊當棒球丟出去。

 

以前無聊還用籃球投出九十九英哩的直球來。

 

就算是x亡筆記本裡面的死神未必可以擋下這招,擋住了就馬上去找關公求救了。

 

「你這個中二病的白痴!」現在死神都這麼變態嗎?居然單手接下那麼厚重的學生自保手冊。

 

而且一臉沒什麼痛苦天啊!關聖帝君請來救救小的,我要被變態死神給殺死了啊!

 

現在死神已經不在用筆記本了嗎?都集體改用手機來當筆記本嗎?

 

「少給我腦殘!」死神突然朝我的頭一巴,很遺憾沒有打中。

 

以前學過一些防身武術,以免被奇奇怪怪的玩業追殺。

 

所以我慢慢地往旁邊移動幾部,很成功的避開這個巴頭攻擊。

 

下一秒,反而變成我肚子中彈中了一招飛踢,這擊力道差點讓我吐出早餐來。

 

失去意識前看著銀色長髮,五官比剛才那位學姊還要漂亮的人,連上浮現許多清筋糟蹋那張精緻的臉。

 

「靠!」聽到這人說出一個髒話後,自己便躺著水泥地上睡著了。

 

不過我並不是真睡,前世有跟呂布打過的經驗。

 

所以他那個飛踢還無法讓我昏倒在地,現在趁機仔細觀察這人。

 

先說下,未來很有可能會跟他合作也要聊解下他的底細,這才符合孫子兵法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原來他會讀心術,那麼因該沒有人把我的情報有給漏洩出去。

 

這件事情要跟懷淵說,要把這人的情報再多些一個項目。

 

要裝作新手最好不要反擊,先說下精神力對決有三世記憶的人會特別佔據優勢。

 

只要裝睡讓他無法發覺怪異,那麼就可以趁機阻擋他的讀心術。

 

而且我兩個前世都是生存於亂世之中,精神力老早就鍛鍊的差不多呃,因該吧?

 

「你這個遲鈍的傢伙!快給我起來!」地板上溫度突然之間,降到零下不知幾度。

 

死神大人!請讓小的可以平平安安地去地獄嗎?

 

我從小到大都是被人欺負,從來沒有欺負過任何人虐待過任何動物。

 

「死神大人,請讓我先寫好遺囑,不會耽誤你的工作。」說完,不給他時間馬上拿出紙筆寫著遺囑。

 

開頭第一句用『媽媽兒子不孝,新生訓練第一天就要去地獄。』

 

剩下的要怎麼寫好,請老媽她幫我火葬好了。

 

死神臉上青筋越來越多,然後拿出手機不知打到哪邊去還聽到他罵:「今年你們很肯定沒收到重度神經病患,敢說沒有就把你給給….

 

現在的死神脾氣都不好嗎?為什麼工作還要去威脅人。

 

該不會死神同業競爭壓力很大,等等!我變成死神該不會是那種專門被欺負的嗎?

 

跟某邊確認完畢的死神,鮮紅色的雙眼狠狠的瞪著我。

 

「他們要再開一次校門,如果你在沒進去也不用註冊了。」所以我報了一所死神學校吧?

 

這年頭,當死神也很辛苦還要上學讀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