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視角)

在我們大家都收到入學資料的那一天,我也收到一所挺有名的貴族學校。

 

是說黃帝陛下請我去讀的那一間學校,難道他就沒有入學資料嗎?

 

一回到家,本世紀最強大魔王老姊正在一邊看著電視,另一隻手把牛皮紙文件帶遞過來說著:「漾漾,妳的入學通知來了喔。」

 

自從那夜後,就對於老姊有了更加恐怖的害怕。

 

可能我最初一世應龍也並非老姊的對手,恐怕就只有黃帝陛下可以跟老姊來場龍爭虎鬥。

 

接下牛皮紙袋,看到上面印著名字,原先很想要摔這個牛皮紙袋,可是卻沒摔上面寫著『摔者死、淹者死、丟者死、轟者死』

 

….靠!這是哪家恐怖暴力集團的信件啊!

 

那我可不可以拿去泡水或是燒掉?還是這家學校就是很愛威脅新生?

 

黃帝陛下,我可不可以轉學啊!

 

「漾漾,你這樣還算是協會等級SSS萬用系NO4?」老姊對我拋出這句話,讓我有一種預感再丟臉會被抓去訓練。

 

你問我為什麼老姊知道我的身分,很簡單那夜所有事情都被老姊給逼問出來。

 

說起來幸好,老姊沒有詢問我為什麼成為劍術高手,不然我有前世記憶的事情都會被發現。

 

這所學校,當初聽到是被守護的世界時候,就知道不管怎麼查都查不到。

 

那時我可是用協會的情報系統去查,得到的答案就是這是一所有事物都是活的學校。

 

時鐘喜歡給人看、上課後教室愛亂跑所以要去追教室、要去學校還要完成奇奇外怪的手續、地板是活的、宿舍椅子是捕蠅草、吊燈會出現奇怪的興趣、飲料機喜歡陰人等不好的資訊。

 

特別還有一項,是那所學校其中一位董事『扇』很喜歡辦奇怪活動去整死學生,次數多到永遠都數不清。

 

搞不好燒了,還會跳出什麼奇奇怪怪的魔獸。

 

撕開封口,拿到的東西各個都很常見,例如厚道不像話的『新生入學介紹與如何自保』跟好幾張報名資料。

 

學校資訊我已經從協會收集到差不多了,只是只能給一句評語『這學校是要玩死人啊!』

 

不要說這張通知到只提哪個車站哪班車,卻沒寫哪一站下車還有要怎麼去學校的相關資訊。

 

呃,不要跟我說是要撞火車,我還寧願是搭火車去守世界啊!

 

「漾漾,不習慣撞火車可以考慮住宿,還是要我幫你多加練習。」老姊說出來的答案,跟我剛剛想的完全一樣。

 

果然真的是要撞火車,這所學校讀書果然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耶。

 

啊!協會情報上有提到,這所學校教學是全方位的,聯合公會學生型袍級、教師行袍級集中地。

 

就連協會不少求學階段的人也會過去就讀。

 

「漾漾,看來你已經知道的差不多。」老姊突然丟了這一句話來,協會情報人員可是比公會情報班還要愛錢耶。

 

要用協會情報系統有三個辦法,第一個花錢申請、拿到SSS級資格、黑進去,最後一個我不會推薦使用,被抓到可是會被情報人員給整死的說。

 

好像是聽說在黃帝陛下前第十任,蓄意砍情報人員的薪水還掰了一大堆大道理出來。

 

演變成現在情報人員是錢如命,就連他們也曾跑來找我去他們那邊打工。

 

疑!袋子裡面為什麼還出現生靈的氣息,避開袋指裡面剩下的紙類就摸到很像手機的玩業。

 

拿出這一隻手機,並不是在想這是哪個白癡掉在裡面。

 

而是在想,這手機裡面的生靈很可疑,力量波長有壓抑著很不明顯,如果不是我兩世身經百戰,很有可能不會注意到。

 

到底是要監視我還是試探我,這手機的主人到底在想什麼?

 

「漾漾,你認識這隻紙鶴的主人吧?」老姊不知從哪邊拿出很眼熟的紙鶴,很像姬風前輩的紙鶴。

 

老姊曾經見過姬風前輩,你問我為什麼有見過。

 

以前衰運發作受傷住院,我那時的醫師就是姬風前輩的妻子姜秀,當然姬風前輩那時也來看姜秀姊,所以我們就這樣認識的。

 

「老姊,那是風叔叔的紙鶴。」反正老姊也認識姬風前輩,這樣解釋就特別快又有效率。

 

題外話,姬風前輩今世叫尉遲風,姜秀姊因為今世是鳳凰族就只有姓改變成鳳,名還是跟前世一樣只有秀一個字。

 

「姊,我先回房間了。」拿回紙鶴準備要回去房間,姬風前輩很少為用紙鶴這樣傳訊。

 

通常都是用我身邊的四隻青龍或是姬軒我最初一世的同袍風后的幻武精靈百玥。

 

記得沒錯話,姬軒他也好像在我要就讀的學校的國中部。

 

看來在那邊未來的生活會很有趣的說,黃帝陛下兩大名將應龍、風后都齊聚一堂。

 

回去房間後解除紙鶴上面的法術,兩把看起來很有年代的劍出現在我面前。

 

紙鶴也發出淡淡的光芒,播放姬風前輩的留言:「漾漾恭喜你要讀高中。」開頭這樣的說著,先說下姬風前輩也用我今世的綽號叫我。

 

「你面前的『干將』、『莫邪』是我和鳳秀決定送你的禮物,你放心已經跟聯合公會、異能者協會申請好。」太好了,我剛剛還在想這會不會算是走私古物之類的。

 

「這兩劍因為經歷過許多時間,吸收許多天地靈氣已經成為九十九神,目前還在沉睡。」這樣啊!對了!青龍劍不能隨意拿出來使用。

 

昨天跟老姊打時用的劍已經壞掉了,現在還要去找可以承受龍氣的兵器才行。

 

「我們在守世界右商店街有開店,如果漾漾你需要購買符咒,這隻紙鶴會帶你前去。」當然要去購買符咒,姬風前輩製作的符咒相當的好用。

 

紙鶴的光芒漸漸消失,變成看似正常無比的紙鶴。

 

其實它上面可是有著傳送陣的存在,只要發動傳送陣就可以去姬風前輩的店裡面。

 

抬頭看下時間,注意到離晚餐時間還差一些時間。

 

所以打開電腦,打開網頁連線到協會的聊天室。

 

今天可能運氣很好直接看到海棠花正在開線上演唱會,先說下海棠花是假名至於她的真名沒有人知道。

 

聽聞她是協會SSSNO6火焰歌姬,她每次出任務也都是帶樸素、簡單的色面具,髮色也是很美麗的火紅色。

 

「風吹過 你千年的寂寞

雲載動 我無法觸摸的溫柔

山重重 水重重 

無奈情已深種

終日凝眸盼白頭

欲語卻還休

 

…..」由於我是中間才開始聽,所以前面的歌完全沒聽到。

 

只是她每次唱這首,勾起我好多好多的回憶。

 

時間快要到晚餐時間,原先以為海棠花一如往常說『大家,我上網時間已經到了,請各位下個月繼續支持。』,然後公開點歌。

 

這次卻跟一往不一樣,「大家,我即將要就讀高中,可能只有寒假或暑假才能為各位獻上一曲,希望未來大家可以繼續支持我。」

 

準備留言的那一秒,聽到我家大魔王大魔王不單只有老姊,老姊上面還有一個老媽。

 

「漾漾,該吃飯了,不要在玩電腦,不然你下個月就休想碰電腦。」基於,我很需要用電腦玩是工作,有時委託資訊不完整就是要查,只好乖乖的下線關機。

 

一下樓看到老媽特地從台中一間知名的餐店買回來好大一只烤鴨還有好幾個精致菜色,說是要慶祝我好不容易竟然有學校可以讀,吃的特別豐富。

 

我決定了,明天一定要去把董卓的墓給找到,然後用龍氣把它轟的連渣都不剩下。

 

在我把學校的事情給呈報上去,老媽直接要我獨表面上不存在的學校,實際是在異能者這邊相當有名的明星學校。

 

這所小學校因為在家中,有壓倒性的票數要我去讀,就直接過關。

 

可以讓我說說幾句話嗎?雖然我必須要讀,至少讓我稍微抗議一下下可以吧?

 

要知道,這學校學歷在這世界完全派不上用場呃,是可以,不過必須在異能者這方面才行。

 

對了!搞不好用這學歷,很容易考到公務員之類的。

 

可行的話,很想要挑輕鬆一點的工作該有多好,當皇帝可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有很多事要處理。

 

過了幾天,老姊以自主訓練名義要我練習二刀流。

 

「漾漾,你要住宿嗎?」那個逼我跟不知從哪邊抓來的三頭地獄犬的打老姊,她竟然一邊吃烤鴨捲看戲。

 

低頭閃過只剩下一隻頭的地獄犬的火焰,「最後一擊。」說完,揮著『干將』、『莫邪』將最後一顆頭砍下來。

 

被砍下來的頭還有地獄犬的屍體,突然之間出現其怪的現象然後消失。

 

「對於這種水平的幻術,還要花這麼多的時間,有待加強。」原來那隻地獄犬是老姊變出來的,只是這隻和以前任務中遇到的完全不同水平。

 

多虧老姊的訓練,我用二刀流已經越來越上手,不會發生第一天差點砍到自己的烏龍事件來。

 

那是我的衰運發作,不然我不會砍到自己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貓咪 的頭像
小貓咪

小貓咪的部落格

小貓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